祁云蓝(不想码字)

微博@花间_云蓝 小号@蓝蓝是爱爬墙的少女

完全没错!另外。。。最近出了点问题所以一直没有更文也没有和大家说真的抱歉。。。我会尽快回来的!(自己挖的坑跪着也要填完!)至少猫咪肯定会更完的!

九只橘猫:

基本上有读者评论我两次我就会记住他了!!然后每天感恩!!
有太太回复或者评论我了我就!!!飞天了
我本人了

炸汁姬:

诶嘿

也凉:

你进一步我进三步
你退一步我就会开始胡思乱想然后纠结是一把抱住你还是转身跑回家里(又乖又怂.jpg

人造煤气罐:

我爱评论互动我爱

挛鞮芥子:

真的!来和我聊天,说不定最后就操控作者了!

扇子♤:

是这样没错了!

dongio:

这就是我xxxx
转载随意(*´╰╯`๓)♬

今天没有文了
我在LOFTER上找到了猫咪里的小星夹在中间了
第一张是最新的外网(大概是ins)照片
暴击吧亲爱的甜酒们

红豆和LOFTER都一百粉了!!!粗卡!!!
本来应该昨天发的,结果和妈妈吵了一架没写完。。。所以拖到了今天。。。
接上一次辰星的车,我把上半部分也放进来了,不过原来的也没删~毕竟还有你们的评论我不舍的
然后。。。我总觉得上下两部分不像一个人写的。。。
小 破 车 算是勉强 开 起来了。。。
希望你们喜欢。。。
ps.谁能告诉我怎么加水印?我还特地发了下微博带上个水印。。。。(微博已经删了毕竟是大号。。。)

这些大佬是怎么了。。。。。我怀疑那个监管者可能是掉线了,不然我肯定逃不出来
还有,我个萌新,到底是什么样的胜负率让系统把我放在这些人中啊。。。。

WTF???一个九十多级???三个五十多级???我二十多???我个小新人真的是。。。。。。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我会和他们排同一场啊啊啊啊啊啊崩溃啊啊啊谁来可怜可怜我😭😭😭😭😭这个自由排位的分配有科学依据吗!!!!被虐死了啊啊啊

【记梗】第三者(暗黑向多cp混战)

ooc!!!

【他们每个人都是第三者,却成为别人的救赎。】

突如其来的脑洞,感觉应该是悲情风的大虐的文,目前我是驾驭不了了,如果有大大愿意写请记得艾特我。

cp是辰星,乾坤正道,泊秦淮,瑶墨,卜鬼,洋岳,异霖,双锐。可以有原创人物出现。

初始cp是:鬼杰,彦归正传,沐已成周,卜岳,羚羊,瑶奋,异坤。

灵超,子墨,Jeffrey,锐彬——初始是单身。

陈立农客串(我还没想到他还有啥cp)

所以就是:

小花是鬼杰的第三者,但是小鬼出轨凡子在先,所以小花是杰哥的救赎。

小鬼是卜岳的第三者,但是岳岳出轨洋哥在先,所以小鬼是凡子的救赎。

坤坤是彦正的第三者,但是小花出轨了杰哥,(两个人同一天遇见第三者),所以坤坤是正正的救赎。

Jeffrey是异坤的第三者,但是坤坤出轨正正在先,所以Jeffrey是子异的救赎。

大伯是瑶奋的第三者,但是瑶哥出轨子墨在先,所以大伯是大田的救赎。

【最可怜的是谁?没有人知道。】

锐哥可怜么?可他和锐彬的联系从未断过。

大伯可怜么?可他选择向被抛弃的大田伸出诱惑之手。

大田可怜么?可他从来不觉得瑶哥和他像是情侣,炮友或许来的更准确。

瑶哥可怜么?可他亲吻子墨的时候,全然不记得家中还有人等他回去过生日。

子墨可怜么?可他从来都知道瑶哥有所谓的家室。

灵超可怜么?可他从来没有爱过洋哥。

洋哥可怜么?可他对岳岳垂涎多年。

岳岳可怜么?可凡子也只不过是他最满意的猎物罢了。

卜凡可怜么?可是因为他的拒绝岳岳才会出轨,况且他没有拒绝小鬼的邀请。

小鬼可怜么?可是他的眼神最先发生变化,他先忘记了他还有杰哥。

杰哥可怜么?可是那晚酒中的药是他自己放进去的。

小花可怜么?可他在酒吧遇见杰哥那天是正正的生日。

正正可怜么?可他在生日那天去找了坤坤。

坤坤可怜么?可他带着正正回了他和子异的家。

子异可怜么?可他从会场带回了Jeffrey。

Jeffrey可怜么?可子异是他很早就瞄准的猎物。

所以没有人是可怜的,所有人都只不过是深陷在爱情和情欲之中的乞丐,他们渴求爱情的圣洁,却戒不掉偷 情的欢愉。

或许有一个人最可恨,那就是陈立农。

杰哥的药是他卖的,辰星相遇的酒吧是他开的,沐秦发生关系的酒店也是他开的,异坤的家就在他隔壁,异霖开始的会场他是举办方之一。

陈立农认识这场错综复杂的情事中的所有人,他比任何人都早一步知道故事的发展,可他从未提醒过剧中所有人一星半点。

他看着所有人在出轨中挣扎,在爱情中悔恨,在情欲中沉沦。

乐此不疲。

(灵超的结局没想好。。。)

【偶练多cp/主辰星沐秦】猫咪饲养手册

第七章

*全文架空ooc不喜误入
*更新……来的异常缓慢……
*我说一下他们的年龄设定

*大伯25,小花和子异22,Jeffery20,左叶17,岳岳26,木子洋23,靖佩瑶19。。。这些是人类
*小星大约是10岁左右,奋奋25,农农20,坤坤20,大舅24。。。这些是半兽人
*因为是架空所以年龄自己重新设定的不要觉得奇怪

*cp是卜岳洋灵所以小弟和凡子会在后面出现,和锐哥一起
*我加tag的因素是只要这对中的一个有出现,就会加,所以如果不对的话请告诉我

————————————————————

  几个人到蜜糖纽扣的时候,已经快要十点了,为什么这么慢?因为左叶叫不醒……
  
  “人还挺多的啊!”韩沐伯感叹一声,一只手揽着他家的豹子,一边跟着周彦辰往里面挤。
  
  “我们是不是弄个VIP贵宾什么的东西?这样太难受了。”作为一个比处女座洁癖还过分的摩羯座,韩沐伯真心实意的受不了。
  
  “不用了,立农他过来了。子异,你别把鸟放Jeffery头顶好不好……”周彦辰满头的黑线,我是交了一群什么样的朋友……
  
  “不是我,百灵他自己飞上去的,”王子异做了一个摊手的动作,“百灵好像很喜欢又霖诶。”
  
  “对啊,明明是我捡回来的,结果连看都不看我。”左叶在一旁做着鬼脸,几个人都不约而同的笑出声来。
  
  B.CYJ的练习生和公司高层关系都很好,何况左叶比他们也不过小了四五岁,所以玩笑开起来也是毫不畏惧。
  
  “对了,谢谢彦辰哥的宵夜,大家都很喜欢!”
  
  “你们喜欢就好,练习也要注意身体,别把自己累坏了。”
  
  “彦辰哥,抱歉让你们等了这么长时间,这就是那只百灵鸟?”陈立农赶过来的时候,还微微喘着气,一看就知道忙的够呛。
  
  “我们也没等很久,还要麻烦你了,看样子你们的生意不错?”周彦辰客套几句,看着陈立农头顶细微的汗水,心想还真是赚钱。
  
  陈立农的脸色变得有些尴尬,或者说……悲伤,然而也只是一瞬间。
  
  韩沐伯看到的时候,悄悄在秦奋耳边说了些什么,得到秦奋肯定的回答之后,再看向那些宠物的目光,就带上了怜悯。
  
  ----------
  
  一行人随着陈立农往检查室走去,陈立农依旧很用心的介绍着。
  
  “那边就是猫科的检查室了,昨天彦辰哥已经去过了,坤坤的工作室就在那儿。这边是鸟类的检查室,相对而言,鸟类半兽人是比较少见的,所以这里一般比较清闲。”
  
  陈立农的声音和他的样貌严重不符,可爱的长相但是声音却富有磁性,再加上他浓浓的台腔,就会让人觉得很舒心。
  
  “洋哥,有只百灵鸟,你来看看。”
  
  “你去忙吧,我们在这儿就行了,对了宠物用品在哪里卖?我们一会儿去买些东西。”周彦辰左手抱着朱星杰,右手不时摸一下。
  
  小星又在睡觉了。
  
  “宠物用品在楼上,你们出了鸟类检查室之后左拐上楼就能看见了。楼上有专门的服务人员为你们介绍。那我就先失陪了。”
  
  “农农?前台那边又在叫人了,你快点过去。”眼前的人穿着一身白袍,身高至少得一米八五往上,站在那儿就有种强烈的压迫感。
  
  “我叫木子洋,是鸟类检查室的负责人。”木子洋的皮肤有些黑,细长的丹凤眼,声音清亮音调却低沉,快一米九的身高腿占了一半多。
  
  总之一个字,帅。
  
  “这是要来检查的百灵?他怎么了?”
  
  “我们昨天晚上在柚安路捡到的,捡回来的时候身上还有血,但是我们没找到伤口,而且不管怎么样逗他都没有叫声。”Jeffery抱下头顶的百灵鸟交给木子洋,
  
  “这样啊,几位稍等,我带他进去做全面的检查。”
  
  木子洋进去之后,左叶忽然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这家中心选人怎么选的?哇一个个长得这么帅都可以出道了好吗?而且这个人怎么这么高啊压迫感太强了啊啊啊——”
  
  “之前那个叫……陈立农的也很帅啊,而且他感染力好强,他一笑我也想跟着笑。”Jeffery也是赞同左叶的说法,这家中心的工作人员未免也太帅了吧!
  
  “你们这样说,昨天那个给小星检查的也很帅,而且是那种性感天成的人,对了他还说我是他偶像呢。”周彦辰推了推金丝边框的眼镜,对这家蜜糖纽扣有了很大的好奇心。
  
  “偶像?彦辰你最后一次上台是好久之前的事情了吧?”王子异算了算,突然觉得时间怎么就过得这么快。
  
  “是啊,有快两年没演出过了,公司太忙了。”
  
  --------
  
  百灵鸟的检查时间比朱星杰的短了不少,木子洋抱着百灵鸟出来的时候,周彦辰几个人正在讨论今年的出道组合的计划。
  
  “怎么样?”左叶率先问道,小孩听着几个哥哥们的各种繁杂的术语和计划简直烦不胜烦,他才加入公司不到一年几乎没有出道的可能,所以对哥哥们讨论的事情并不感兴趣,只能一个人一会摸摸又睡过去的小猫,一会去找韩老师的黑豹玩。
  
  “没什么大问题,他不叫是因为声带受损了,我给他开点药过几天就好了。”木子洋摘下口罩,温和而磁性的声音让人不自觉的产生好感。
  
  “对了,我对比了资料库,他应该是叫李俊毅,”木子洋停顿了一下,眼神中暗藏着锐利看向韩沐伯,“真正的半兽人。”
  
  韩沐伯苦笑着摇了摇头,刚才他就发现了,刚才那个陈立农在看到他身边的秦奋的时候对自己的眼神也有点不善,这个叫木子洋的就更明显了。
  
  左叶有点不明所以,“真正的半兽人?难道还有假的吗?”
  
  “没什么,”木子洋收回目光,“李俊毅的伤不算太重,用药之后应该一个月左右就会恢复,你们要不要找一下他原来的主人?”
  
  “这……”左叶扭头看着后面的哥哥们,有些拿不定主意。
  
  “他是你捡回来的,应该你自己做决定。”最终还是周彦辰开了口。
  
  左叶想了好久,才张口说,“那麻烦你了木医师,不过我要先带他回家,如果他的主人不是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才让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话,那我就不还给他了。”
  
  “世界上的人如果都像你一样就好了。”
  
  韩沐伯总觉得木子洋说这句话的时候有意无意的瞟自己,气的他牙痒痒,偏偏又不能说出来,只好揽过秦奋的细腰,往他耳朵里吹气。
  
  “害得我被别人误会了啊,怎么办?”
  
  呼出的气体带着温度,就连韩沐伯搭在自己腰间的手都带着热量,热的秦奋脸颊发红,张口支支吾吾的,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拼不出来。
  
  “等咱们回家的……”韩沐伯倒是极喜欢秦奋害羞的样子,像一只刚熟透的水蜜桃,浑身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
  
  谢过木子洋之后几人上了楼,楼上倒是出乎意料的没有很多人,各种各样的食物玩具摆放的整整齐齐,淡粉色的墙壁让人觉得可爱。
  
  “请问你们需要什么?”
  
  这次是更加低沉的声音了,简直苏到要命,周彦辰转过头,对方和他差不多高,半长的头发染成了浅金色,在头顶扎了个小揪,眼睛很漂亮,不说话的时候看起来像兔子。
  
  再次感叹一下这些人干嘛不出道当明星却要来这儿当医生,周彦辰指了指怀中的猫咪,左叶指了指又盘踞在Jeffery头顶的百灵鸟,韩沐伯看了看黑豹,觉得自己如果指一下黑豹的话可能会被来一爪子于是放弃了。
  
  -----------
  
  左叶算是没想到以高冷著称的周总周彦辰在给他家猫咪买东西的时候简直堪比女人,连价钱都不问猫咪要就直接买还是双份,有钱了不起啊!!!
  
  -----------
  
  朱星杰再次醒来的时候,身处一个看起来很少女心的地方,但是空气中飘散的各种食物的味道还是被他捕捉到了。
  
  那只黑色的豹子居然化成了人形跟在那个人身边,朱星杰觉得自己的玩伴被抢走了。
  
  玩具什么的他虽然不太想要,但看着他主人一脸傻乎乎的样子还是随手指了几个看起来很好玩的东西。
  
  朱星杰很喜欢他的主人的手,有一点凉凉的,手指很长,给他顺毛的时候很舒服。
  
  主人叫……周彦辰?
  
  名字挺好听的,喝着特制牛奶的某猫咪想到。

————————————————

*这一章比前几章长一点,我加了小星的心理活动,毕竟他现在还不会说话
*然后我现在有一个小短片的脑洞不知道该不该写
*因为是星鬼/星辰的,而且挺虐。。。

*就酱,我试试晚上还能不能憋出来一章
*纵观各路大大,觉得我的文笔。。。唉:-(
*心塞,求安慰

*评论关注推荐喜欢给一个呗~~~
*杰哥的啾咪~

心声啊

四喜丸子:

5555简直就是我的日常心声,感谢各位点红心的回帖评论的小天使们😘

大兔子:

(〃'▽'〃)

名叫翎歌的傻狍子:

谢谢你们,真的谢谢。

Seeggy:

谢谢所有守着我这个辣鸡坑的读者QwQ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Friendship above, lovers are not full.

这就是我所想到的星鬼了,也是为什么我不喜欢星鬼的原因。
因为和小鬼在一起的杰哥,总让我觉得卑微。

久安.:

*BGM:《背影》(带耳机食用更扎心)
BE!!!!!!BE!!!!
朱星杰视角

还记得那一年的天很蓝,除了你的心依旧不在我这,那一年,是美好的。


现在的我还是会想起那时候的时光,那段时光很幸福,不长不短,足够我回忆,却不够我再亢长的夜里聊以自慰。



还记得初见,在那个站满人的场地,在那个我不想回忆的夏天,我一眼就看见了你。可不是吗?咋咋呼呼的你比任何人都引人注意。那个时候的你,像十八岁的我,冒失,却什么都不怕。


也许在那时,我就许下心愿,要护你一世。


还记得那个轰动了粉丝的世纪大拥抱,也的的确确是让我误会了。当你从那个光芒万丈的舞台上冲下来的那一刻,当你推开人群冲进我的怀抱时,我信了,真真切切。
抱住你的时候,我真的感觉抱住了全世界。


但你后来也进了另一个人的怀抱,那个我最讨厌的人的怀抱。


你抱着他的时候是不一样的开心,我明白的。
就像我对所有人凶,可对你的凶是不一样的。


我以为我是你心中的特殊,就像我以为我能陪你到最后。结果都是我错了。也许只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一切的一切只是我的误会。


离厂前最后一个晚上,我终于问出了口,
你到底爱不爱他。


你知道吗?你说不爱他的样子,就像小朋友手里攥着一把糖,
糖纸都露在外面,却拼命摇头说没有,我没有。
听见那一刻,我反而很镇静,只不过是确认了一件自己早已知道的事情。


你自以为藏得很好的喜欢,其实大家都知道。
你看他的眼神不同,张扬里带着些窃喜。
你对他说话的语气也不一样,生气里多的是甜蜜。
除了他,全世界都知道了。


我真的很嫉妒他,凭什么是他而不是我。可能因为你喜欢了他,你的眼里再也看不见别人了。包括我。


可以肆无忌惮喊你外号的我,不留情面怼你的我,所有事情都护着你的我,也许就此打住了。
我们的故事以我打扰开始以我多余结束,我总不能耗尽一生换你一句可能。
这就是我放弃的理由。很烂,却真。



突然觉得好难过,我和你,是不是就这么散了。
一年时光,就此了结。我还是不甘心。
一个不经意出现我们故事里的人,让故事有了结局。
有些人注定要消散在清风明月里,有些缘注定要飘零在落花流水间。
我知道的。


“感谢我不可以拥抱你的背影,所以才能变成你的背影,
躲在安静角落,如果你回头看,不用在意。 ”


看着你现在安好,有家,有粉丝,还有他。
我很高兴看见你过的幸福,不知道没了我你会不会难过。
但我相信,即使有痛,等时光流逝,你会忘记的。


但那个曾在我失意时陪在身边的你,在我生病晕倒时第一时间冲出来的你,那个有着最明媚笑容的你。
我永远也不会忘。
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那个,咋咋呼呼,不会照顾自己的王琳凯。


若从此不会再见,愿我洒脱,愿你快乐。
若未来有缘相遇,愿我从容,愿你坦然 ​​​。


END.


*后话:
写的不虐心dbq,功力不够。
暗恋在我心里,就是你受伤了,也要把痛烂在心里,所有眼泪都要憋回去,这也算是给自己留最后的坚强。
最后一段给我的X先生,这个故事写他们也写我。
记得勇敢去爱,记得感谢相遇。


(ps:你们猜到那个最讨厌的人是谁了吗?)

【闲话+一个梗】看文的时候

这是第一遍,我差点以为找不到了。。。。结果又重新写了一份。。。。。

之前有过一个LOFTER账号,但是后来找不到了,庆幸那时候看文还会摘抄,于是我找到了那篇让我念念不忘的文。 @四喜丸子 大大的先婚后爱,cp是林涛x秦明。

我当初真的疯狂喜欢这篇文,那时候手机内存才3个G,为了这篇文我把能删的都删了。

今天突然想起来重温一遍,看到林涛为了秦明和小小分手,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想到了辰星和鬼杰这两对cp。

一种很莫名的感应。

第一次看的时候,一个人在被窝里哭的死去活来,大大的文笔太好,那种淡淡的凝重哀伤几乎覆盖了我整个身体。

像是别人不轻不重的挠了一下,你却因此而痛不欲生。

今天再看的时候,没有哭,心脏却依旧像是被揪着,没人放手。

我就突然意识到,为什么我对星鬼/鬼杰这对cp的好感一直淡淡的,说不上讨厌,却也谈不上喜欢。

辰星给我的最大的好感是,两个曾经张狂的不可一世的人,在偶练这个节目,突然都变得温柔,和善。

我看流行之王,小花和杰哥都是那种委屈了憋火了先忍忍,忍不住了,管你是不是在录节目,直接发火,说来就来。

看的时候就觉得,真拽啊。

后来四刷偶练的时候,突然就觉得,杰哥的傲气呢?脾气呢?那些曾经不可一世的眼神呢?

那一瞬间,心脏都停止了。

他说“年纪大了”的时候,我真的差点怀疑他是不是八几年的。

老张只比他大一岁而已,茶蛋最小的忙内也不过和他一样大。他们只会说自己长大了,成熟了,连大哥都没说自己老了。

老了,你才24岁,朱星杰。

小花也一样,虽然还带着骨子里的自傲,但是整个人的气场突然就柔软了。

比喻一下,流行里的杰哥和小花像刚出山的老虎,觉得自己是万兽之王,就应该天不怕地不怕,一往直前无所畏惧。

偶练里的杰哥和小花,是长大之后,经历过捕猎失败,吃不到东西的饥饿,被猎物反调戏的成长。

气息一下子就稳了。

那是被一个个失落冲刷后的,脱胎换骨的气息。

温和的像食草动物,却也依旧是万兽之王。

小鬼怎么说呢,给我的感觉是就是个孩子,一个真真切切的,没有长大的孩子。

就像学院那篇文里我写的,小鬼像一束光,一束光芒万丈,耀眼夺目的光。杰哥对这种年少不知事的轻狂有着过分的怀念和感慨。

所以为什么杰哥总宠着小鬼,因为他不想看到一个像他一样被磨去了棱角的小鬼,因为小鬼和曾经的他太像,因为他害怕失去这束光。

我看B站有大大总结的崽子们出厂之后的互cue,杰哥几乎事事都能想到小鬼,但是小鬼却没cue几句杰哥。当然,这也有可能是公司不让说,但是卜凡却出现了好几次。

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果然。

小鬼在NPC的日子,更像是刚下山的孩子,对一切乐此不疲,疯狂的接受着新鲜的东西,他也有他的狂傲,但是他更早的学会了隐藏。

我为什么萌辰星,因为一句话。

我曾真切的爱过你,可最后陪在我身边的是他。

算上锐姐,睡觉天团陪伴了三年的地狱生涯。

三年有多长?很长,长到总共有三十六个月,一千多天。

三年短吗?也很短,短到我一晃眼,就成年了。

这三年每一天对他们来说都是煎熬,因为没有名气,因为赚不到钱,因为身边不断有人放弃,因为愧对父母的殷切期盼。